最新信息
热门信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 > 正文

在高温下拼搏的重庆车检人

发布人:系统管理员 发布日期:2017/8/3 来源:本站 浏览:次 字号:

进入7月份以来,全国各地气温持续飙升,重庆更是进入“烧烤模式”,多个城区最高气温超过40摄氏度,重庆气象台多次发布高温红色预警。然而重庆车检院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并没有在炎炎酷暑里停下前进的脚步,继续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坚守。

烈日下的重庆机动车强检试验场

7月27日下午3点碰撞试验大厅实时温度48度

在大太阳下“蒸桑拿”的检测员

7月28日,在重庆机动车强检试验场,虽然已是下午4点,太阳光仍刺得人睁不开眼睛,大地被炙烤得腾着热气,试验车辆也逐渐多了起来。整车二部检测师贺明磊正和他的同伴一起在做着动力性和ABS测试准备,汽车经过一天的暴晒就像一只炽热的烤箱,不一会儿工夫,汗水从他们的脸上往下流,他们抹一把继续工作。贺工笑着说:“这天气还不算最热,前两天我们测到的室外温度还要高!”他一边说一边摘下手表,展示了最近在户外作业晒出的新“手镯”。

设备检修

在试验场动广场,整车一部检测师蔡鹏飞正进行客车弯道制动试验。由于地表温度较高,为保证试验效果,每做完一次试验,试验场管理人员都要在弯道路段重新洒水。做完试验,从驾驶室跳下来的蔡鹏飞全副“武装”,穿戴着遮阳帽、长套袖,一脸无奈地说:“在户外就是不干活,都汗流浃背,重庆日头毒,怕晒伤,穿上这套装备,那感觉就像蒸桑拿……”他还介绍说,太阳下山后,试验场会稍稍凉快一些,试验做“夜场”也就成了家常便饭,试验一般都在太阳完全下山后才收工。

全副武装抗高温

车顶检查

“藿香正气液是试验人员预防中暑的必备饮品,我们经常在开始做试验时领上一盒,一场试验下来全部‘报销’。”今年刚刚入职的整车一部夏小均博士开玩笑说,“不过,在试验场吃饭也成了一件‘拥挤’的事情,由于办公室没有足够多的空地,大家经常趴在货物架上草草解决午饭,现在大伙最期待的就是场管部大楼尽早投用。”

汗水浸透的后背

拥挤的午餐时间

坚持到最后的试验场管理员

自重庆机动车强检试验场2016年投用以来,一栋两层简易活动板房就成了试验场管理部的临时办公地点。在试验场安全室、计划室的门上,“当心烫手”温馨提示牌格外醒目,提示牌原本鲜红的底色在烈日的炙烤下已变得斑驳发白。

“当心烫手”提示语格外醒目

试验场管理部周亮副部长介绍道:“为保证试验车辆的安全与试验质量,我们适当调整了试验车辆高温作业时间,对上午11点至下午3点的试验车辆数量进行严格管控,当然也相应提前和延迟了进、关场时间。同时,我们也为户外作业的检测员和客户准备了藿香正气液、冰镇饮料、风油精、遮阳帽等防暑降温物品。整个7月份进场试验车辆有400余台,但每台车进场试验可不止1次。”

炎炎夏季,驾驶洒水车清洁试验场,无疑成为现场人员眼中最爽的差事。对此,试验场管理员朱晓鹏苦笑说:“由于场地面积大,加上洒水车工作时行驶速度较慢,整个清扫下来时常要一个小时。同时,地面被曝晒后,温度较高,水蒸发时放出热量,洒水车驾驶员也会感到更加闷热。”

烈日下作业的洒水车

心甘情愿被炙烤的新基地建设者

2014年10月,重庆机动车强检试验场成为国家质检基地首个开工的建设项目。两年多来,车检院新基地建设者们战寒冬、斗酷暑,取得了基地建设一个个重大节点成果。刚刚巡场回来的何孟沙、周后平被晒得皮肤黝黑,衣服早已被汗水浸透,摘下安全帽后,汗水顺着发梢往下滴。

巡场身影

“新基地试验室及配套设施一期项目,所有8栋单体建筑主体结构,在7月底已全部实现封顶。”平时话语不多的何孟沙自豪地说,“尽管晴天把人烤得受不了,但相比下雨天耽误工期,我还是更喜欢晴天。”

为了避免早高峰交通拥堵,家住南岸区的魏宏亮,每天早上六点钟便准时驾车出发赶往新基地。他的办公室也设在项目活动板房里,由于工地用电量大,办公区域经常跳闸,室内空调的制冷效果一般,他却笑着摆摆手,“想想那些长期在户外做试验的人,尤其在这么热的天做油耗试验,全程不能开冷气,他们比我辛苦得多!”

毒辣阳光射亮整个临时休息室

 

他们都是“车检人”高温下坚守的生动缩影,除了他们,我们还有驻守在碰撞试验大厅、部件试验大厅、往返于电池存放区等的工作人员,正是他们不畏高温,不惧酷暑,用坚守演绎执着奉献,用汗水浸透职业忠诚,用行动助力公司“二次腾飞”。
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人力资源 | 联系我们 | 加入收藏 | 旧网站